不断深化政府机构改革

2019-06-27 15:05:20 围观 : 69

  编者按:3月20-22日,第二届联合国南南合作高级别会议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国务院副总理出席会议并强调,中国是南南合作的坚定支持者、积极参与者和重要贡献者。中方将继续承担与自身发展阶段和实际能力相适应的国际责任,与各国携手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自从197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行动计划》通过以来,在联合国的支持、引导下,在各成员国的积极参与和推动下,南南合作蓬勃发展,并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在世界范围内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不断抬头的形势下,如何看待国际发展援助与全球治理的关系,如何推动世界朝着更加均衡、公正的方向发展,中国应在在国际发展援助中扮演何种角色,西方国家参与国际发展援助对我们有什么借鉴?就此,光明网理论部联合中国农业大学南南农业合作学院共同策划推出系列解读文章,邀请专家学者从南南合作的意义、形式、未来走向以及对外援助的模式等角度,对南南合作作充分阐释。

  自1978年联合国在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发展中国家技术合作大会,并通过《布宜诺斯艾利斯促进和实施发展中国家间技术合作行动计划(BAPA)》以来,南南合作在国际发展领域的话语倡导及具体行动迄今已走过四十年的光景。毋庸置疑,在过去四十年里,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不断推动南南合作深入合作,特别是在话语倡导和实践层面做出了很大努力和贡献。

  在国际层面上,创新制度建设,力推南南合作话语权不断加强。在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浪潮兴起的形势压力下,中国在发展壮大自身的同时,仍不断努力促进南南合作深化发展,特别是在制度层面不断创新,为南南合作注入新的内涵和动力,也大大促进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不断增强。一是倡议和成立新的机构,为发展中国的发展融资提供新的经济动力源泉和基础。比如倡导和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出资设立丝路基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等。二是以“一带一路”为引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借助双边和区域发展计划,助力发展中国家在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等领域共商、共建、共享,并突出强调政治上不干预、尊重国家需求导向的基础上互惠互利等原则,为全球包容性发展提供公共知识和公共产品,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力量。

  在国家层面上,不断深化政府机构改革,助力南南合作进一步发展。2018年初,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在国际发展事务的顶层设计上又上了新的台阶,意味着中国将一改以往对外援助的项目碎片化、管理条块化等特点,进一步加强中国对外援助和国际发展合作中的整体设计、规划、协调与管理。南南合作作为中国对外援助和国际发展合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的领导下,无论从政策、规划层面,还是在管理和资源配置等方面,将更加整合、完善。

  在研究层面上,大力支持南南合作智库建设与发展知识生产。在中国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下,近几年国内的国际发展尤其是南南合作研究智库发展迅速,如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2016)、中国农业大学南南农业合作学院/一带一路农业合作学院(2017)等的成立,其中,部分研究智库还参与了“一带一路”南南合作农业教育科技创新联盟和南方智库联盟,通过与其他北方和南方国家的研究机构和人员进行交流、与参与南北国家的智库人员和学者进行对话等方式,共同深入探讨南南合作的内容及其新的内涵和特点,以及南南合作的监测和评估的独特性等。

  在社会层面上,鼓励社会组织和企业走出去,参与南南合作。过去四十年里,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之间开展南南合作,不仅是政府间在基础设施、公共卫生、教育、农业和环境等领域执行合作大型项目,还通过金融政策等方式支持和鼓励国内的社会组织、私营部门和企业走出去。尽管这一数量还难以统计,但从中国到非洲航班上乘客数量不断增加的趋势以及身份变化多元这一点上可窥一斑,中国正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向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流动。这些流动人口中不仅包括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IT、矿业或农业等领域的高级技术专家,还有技术员、工人和个体投资者等,他们的年龄跨度较大,从60后到90后均有,工作领域也分布在基础设施、教育、矿业、农业、公共卫生、高新技术等多元的范围。这些活跃在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国民数量日益增多,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在对构建新型南南国家之间的关系发挥重要作用。

  当前,南南合作的兴起和强劲发展正在重塑国际发展领域的南北国家之间、南南国家之间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领域的国际关系,也在重塑国际发展的大格局。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仅要求自身通过减贫等路径对实现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贡献力量,而且还通过制度、政策、管理等层面不断进行创新的方式,引领中国在各个层面不断促进使南南合作在国际发展的话语和实践层面发挥作用,从而进一步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和未来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民众预期既不能过多超出社会实现能力,也不能低于现实境遇状况。只有让预期保持在一个张弛有度的合理区间,才能激发社会活力,促进经济社会健康稳定发展。

  从早期的局域网发展到5G时代物联网,革命性的技术为世界带来了过去难以想象的便利和快捷,成为推动人类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不可或缺的“福器”。

  全面树立跨界理念,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跨区域治理新格局,构筑跨界融合共享的大都市圈,是实现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金钥匙。

  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是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有8处提到了“高质量发展”。

  以信息传播技术为手段,以“数字中国”建设为依托的改革创新是重塑中国经济内在结构和调整中国与世界关系的重要驱动力。

  在青年科技人才培养和使用中,建立科学的人才评价机制,对于树立正确用人导向、激励人才发展、调动人才创新潜能具有重要作用。

  在我国迅速发展壮大的高水平行业特色型大学,更具备转型为创业型大学的先天优势,这支生力军应是我国未来创业型大学发展的主体力量。

  加快农村全面转型,促进农村社会发展与乡村治理现代化,必须全面激活主体、要素和市场,激发农村发展的活力和动力。

  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始终是我们党的奋斗目标。在新时代,需要抓住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推动法治建设向纵深发展,续写法治建设新篇章!

  党中央提出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实,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关键是体现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实。

  习总书记强调,“要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这提醒我们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不仅要理直气壮、旗帜鲜明,而且要始终坚持实事求是。

  通过各种形式的发展融资和发展合作,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以及发达国家结成发展能力共享的共同体,推动实现全球更大范围的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雄安新区在谋划过程中不仅关注传统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也花费了大量精力关注在智慧化、数字化时代的新机遇。

  中国以自信开放的姿态,将自身的现代化建设与世界发展的潮流相挂钩,积极参与全球性事务与全球治理,整合全球经验与全球智慧发展中国,同时也积极推动自身发展经验的世界性共享。

  发展是硬道理,是执政兴国第一要务。没有发展、没有进,就不可能真正实现稳。在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进,必须立足实际、把握规律、科学施策。

  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经日益走进世界舞台中央,承担了更大的国际责任,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更多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促进各国经济实现更强劲增长,更有效地推动全球经济朝向更加公正、平衡、可持续的方向发展,构建一个更加包容的开放型世界经济,成为了今年G20领导人峰会的历史责任。

  创新型人才培育和成长有其规律,要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风,在创新实践中发现人才、在创新活动中培育人才、在创新事业中凝聚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中国主动向世界扩大开放,实现互利共赢和共同繁荣发展的重大举措;也是中国坚持改革开放政策,统筹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原有的“要素驱动”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实现动能转换,由“简单粗放”转向“精耕细作”,由“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成为一种必然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