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数字化战争的核心仍然是情报要素

2019-07-22 16:40:28 围观 : 76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伊拉克战争已经结束多日了,回顾战争经过我们历历在目,战争虽然短暂,但值得我们借鉴的东西太多了。

  这次战争让中国-军人和军事发烧友们的心情却久久难以平静,很多人感叹不要说让我们去打仗了,现在连战争也看不懂了。这实际上是数字化战争给我们在军事理论和思想上造成的隔代差距。

  实际上数字化是一个无线电专业用语,它是相对模拟信号和数字信号而言的,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只是表示技术上的进步而已。而数字化战争的核心仍然是情报要素,信息战也是如此,信息与情报在英语中是一个单词,由于情报在战争中出现较早,再提也没有新意,所以以信息化和数字化的面目出现就更有新意和科技进步的含量,但是核心实质的东西没有变,反而在战争中所占的份量起来越重,其时效性、决策性和普遍性更加增强,说它能占99%的比例也不会有军事指挥员出来反对,因为谁都想拥有一个绝对可靠的情报来取得战争的胜利。而信息化决不是谁有了几台微机和数字通信与处理设备谁就有了信息化战争的能力,拥有数字化硬件只是表面而不是核心。

  美军对可能敌人(盟国)的有关情报信息的兴趣程度远超过任何国家的军队。美军的侦察情报活动具有全球性,而对热点地区则更加注重侦察情报的收集,早在伊拉克战争开战一年前美军就开始制定对伊作战方案,可想而知对伊侦察情报工作则开展的更早。侦察情报概略讲分为人力侦察和技术侦察两大类,人力侦察包括谍报和部(分)队侦察等,是技术装备使用较少的侦察。技术侦察包括如卫星、光、电磁信号侦察等,是技术装备使用较多的侦察。因此可以说美军在对伊作战前、战中和战后的全过程中始终贯穿着信息化理念,战场上制导武器自动识别目标到摧毁,地面士兵向空中飞机提供攻击诸元,都是最小的简单的情报发现与处理过程,是信息化战争中的一个细胞组织。可以说美军对伊战争从决策指挥层到战场单兵作战都贯穿与体现着信息化战争特点。

  如果说我们与美国存在的差别是多种多样的,那么在作战思想上的差别是,多数情况下我军仍然依靠经验、分析判断和运气打仗,而美军目前则是在对战场掌握立体透明的情况下,靠计算机模拟战场经过,也就是靠精确的数学计算,来决定和实施战争与战斗的全过程。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曾扬言三天到一周解决战斗是有其科学根据的,如果不是土耳其战前发生变故,这个战略目标是可能实现的。开战后美军第三机械化步兵师胆敢以飚车的速度长驱直入单刀直取巴格达,完全是由战前周密侦察和战斗中的实时情报保障所决定的,它虽然违反了以往兵家作战的基本常识,但确符合现代信息化战争的作战特点。由于信息化战争的数学化,使掌握信息的一方取胜的把握更大,更精密,使丧失信息权的一方运气更加糟糕,致使速战速决,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局面不断出现。

  用传统的作战思想分析现代信息化战争,显然是处处看不懂。伊拉克战争中除了美军明白伊军的真正作战实力外,多数国家的军事分析与评论家仍然按照伊军的原有的静态编制分析战况、讲评战局,自然是美军越打看不懂战争进程的人越多。而实际情况是自从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后,在国际社会的长期制裁下,伊军的作战实力就基本没有得到应有的恢复,到了九十年代末期,伊军除了从第三世界国家得到一些落后的武器装备配件外,较为先进的武器装备配件根本没有得到,致使军队和装备残缺不全根本无法作战,这也是为什么战场上只能看到少数T-55而看不到T-72坦克的原因所在。已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的美军对这些情报早已了如指掌,但其它国家还蒙在鼓里,这就是信息化战争思想与传统军事思想上存在的实力差距。